第452章:听戏,胃疼也要怼恶毒女配!(1 / 2)

一身素净,再配上那样一张温润的脸。

温静贵公子,古朴又华丽。

景芳仪很欣赏,忍不住打量,轻声问:“官总今日穿的不太一样。”

官寒抬眸,眉眼温柔,谦谦公子。

“哦?

是吗?

这衣服是我女朋友给挑的。”

我女朋友,这四个字咬的很重,是特意强调。

早上,时浅拿来这套衣服的时候气呼呼的,特地嘱咐。

“景芳仪一定会偷看你,然后夸你今天好帅,今天好不一样,今天为什么不穿西装之类巴拉巴拉的一套。”

她揪着官寒的领口,一字一句的说:“你一定要告诉你,这衣服是你女朋友帮你挑的。”

“你女朋友这四个字,一定要咬字清楚,字正腔圆,听到没?”

官寒好笑,捏捏她的脸,“你怎么知道她一定会问这句?”

时浅哼一声:“都是千年的狐狸,跟我玩什么聊斋。”

“那个女人,一个眼神我就知道她肚子里装了多少句话!”

果然,这会儿真的问了。

官寒觉得她家女朋友可厉害了,便又加了句:“景小姐认得我女朋友吧,时家,时浅。”

“您绑架过的那位。”

景芳仪:“……”她神色淡淡,丝毫不觉得羞耻,“认得,时崇的妹妹。”

“是。”

官寒微笑。

景芳仪像是要打探情报,想了想又问:“你那个侄女,官洛洛,性子不好。”

没见过这样的女人,绑架了时浅,跟官洛洛打起来了,居然还能平静的跟官寒说话,邀请时崇来赴宴。

她既然云淡风轻,官寒自然陪她玩。

他目光重回文件,寥寥几个字。

“嗯,洛洛性子随长辈。”

他是二叔,这个长辈自然是他。

在挑衅。

景芳仪弯了弯唇角,又问:“官总这双腿还能站起来吗?

我倒是认识好的中医,可以给官总瞧上一瞧。”

“你歇会儿吧。”

外头突然一声混不吝。

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来了。

云想叼着烟进来,步子迈得大,一身红衣风风火火。

拉开椅子,云想坐进去,瞧景芳仪,桃花眼勾魂摄魄:“啧,你怎么丑成这样?”

景芳仪:“……”“你见过我?”

云想把烟拿远,吐了口气,说:“没,现在见了,丑。”

景芳仪:“……”四周的景家人立刻要有动作。

说他们丑可以,说大小姐丑,万万不能忍。

云想眼皮都不掀,拿起桌子上的茶喝了一口,味道还不错,然后他问官寒。

“时崇怎么还不来?”

官寒说不知道。

云想瞅瞅他,“你穿衣风格换了,这衣服好看。”

官寒得意,眉眼全是笑意:“浅浅给我选的。”

云想点点头,又说:“官寒你帮我个忙。”

“什么忙?”

云想挠头,“帮我处理点新闻,昨晚好像被狗仔拍了。”

官寒不怀好意,“你个狗东西,又对人家小姑娘做什么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