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四五章 旧事重提(1 / 2)

到了医院,林琅没去门诊,而是直接去了白臻的办公室。然后在医院附近找了家馆子吃饭。

白臻似乎跟老板相当熟悉,要了一个单间。

等上了菜,开吃了,林琅就笑着说:“小舅,到底是有什么事要吩咐我做的。”

“我哪能吩咐你做事?要小薇知道了,还不得着我算账。”白臻一边吃着,一边说。“就是有个病人,想听一下你的意见。”

林琅放下了筷子,说:“小舅你说。”

白臻也放下了筷子:“病人是一名警察,被派去境外贩毒集团执行卧底任务。但在收集关键情报时,不幸暴露了。”

林琅挑眉,说:“情报很重要?”

白臻本来应该保守秘密的,不过知道如果不是说明白,林琅未必愿意插手。所以找林琅之前,就跟有关部门申请可以透露部分东西给林琅知道。

“是很重要。你看到上个月时间破获大型贩毒团伙的报道了吧。就是这位同志不仅提供贩毒集团在国内入境渠道和销售网络的情报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件事更大的案件并没有报道。警方提前破获了一起针对群众的恐怖袭击。六十多名分裂主义骨干成员和恐怖主义分子全部落网。起获一批重武器和炸【2】药。

“那位受伤的同志,为维护国家社会稳定,维护国家统一和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做出了突出贡献。所以上面对这位同志的情况非常关心。”

“那位同志是怎么受的伤?伤势怎么样?”

“还无意中掌握了境外敌对势力与国内分裂势力勾结的重要情报。在他得到情报后,还没来得及送出就暴露了,只能带着情报。虽然顺利逃脱了。但在回到国内之后,还没来得及与人交接就遭到袭击,头部被一片手榴弹弹片击中。”

“那他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

“人虽然抢救了回来,但是一直昏迷。我们判定,他处于植物人状态。”

林琅听到“植物人”三个字,垂睑沉默了。

白臻也不催促他。

两人安静了一会,林琅抬眼说:“小舅,你是最清楚的。动物的大脑,可能是这个世界目前为止最复杂生物结构。”

白臻当然清楚:“我知道。人脑几亿个神经元细胞的联动机制,我们人类虽然研究了多年,但到现在为止现在最多只是说是摸到了皮毛。但治病不一定要完全了解它的。”

“可那不是病。”林琅苦笑说。“小舅,我不是不愿意出力。你说的那位同志,他的所作所为,可以称得上是人民英雄。但我对人脑的损伤,现在并没有多少办法。”

他顿了顿,说:“小舅,我不谦虚地说。如果是人体其它器官,不管是病变还是机械损伤,我多少都有点办法。但时人脑,如果是病变,我也许还有办法。但那位同志的情况,应该是机械损伤,我可能无能为力。”

灵元不是万能的,它也无法改变人体生物规律。

成年人的脑细胞,无法修补,也无法增殖。

在这个方面,人类的医术无法做到。灵元和玄药,同样无能为力。

白臻也知道那样的病例,很为难,也不想为难林琅。“这位同志如果能清醒,对我们国家缉毒工作、反恐工作,维护社会稳定和国家统一都非常重要。我跟你说这个。不是要求你一定将人救醒,只是想你去看看。我知道你的医术,和中医西医体系都有很大不同。所谓旁观者清,我是希望你给我们提出什么有用的意见和建议。”

他这么说,林琅无法拒绝:“那我去看看。”

他们得简单,吃完了白臻要带他去看病人。病人不在市一人,而是在军总院。